首页

科幻小说

你的书有毒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你的书有毒: 第四十二章 这这这是什么?

    梁野歪着头看他,表情有些怪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的时候,梁野就觉得此人非常危险,这第二次见,危险的感觉不减反增。

    境界先不说,战力更是犹如旋涡,强大的让人看不透!

    那人自始至终笑眯眯的,还自顾自的坐在烤鱼边上,冲着那土拨王道:“给我也烤一条呗?”

    原本对梁野极其忠心的土拨王当场叛变,哪怕有能量炮的诱惑也没用,开始对着这个陌生人奉承起来,甚至烤了条最大的鱼给对方。

    梁野看到这一幕,气的恨不得跳起来跟土拨王撕逼。

    嫉妒使人质壁分离!

    “你叫梁野是吧,伤大学生会的会长。”这人吃着烤鱼,自顾自的说道:“我叫狄迪畏,跟你一样也是学生会会长,来自元大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梁野本来很生气,听到这个名字一个没绷住,烤鱼喷了旁边的土拨鼠一脸。

    尼玛,敌敌畏?

    狄迪畏并不知道梁野在笑什么,反倒是自我脑补了什么,道:“见到另一个学院的会长,你很惊讶吗?”

    梁野收敛好情绪,一本正经的点头:“没想到,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狄迪畏啃着烤鱼,神态轻松:“不用惊讶,到时候还会有很多会长冒出来,不过你需要记住的,只有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梁野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你敌敌畏,你剧毒,你说啥都对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狄迪畏就这么跟着梁野和土拨鼠大军走,一路蹭吃蹭喝,没有一点自觉。

    土拨王一直对其恭敬无比,搞的梁野内心极其的不爽。

    明明是他先找来的土拨家族,怎么就易主了?

    一路上也没什么话题,梁野干脆问点信息:“你知道出口在哪吗?”

    狄迪畏眼睛都快瞪圆了:“我以为你知道我才跟着你的啊!”

    两人的话音刚落,身后远处就传来几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两人都不知道出口,白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撤了,我自己找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大学院的会长怎么都是不干正事的类型,找个出口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梁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好的遗迹不夺宝不杀人,甚至一点好奇心都没有,一个个的上来就找出口?

    我最黑笔下的人物,还有没有正常人了!

    算了,算了,不气,这只是小说。

    梁野疯狂给自己洗脑,然后直径往前走,不管是什么样的遗迹,管他有什么神秘阵法,反正先走着再说。

    又走了好长一段路,吃了两顿之后,终于前方有点不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眼前不再是单一的绿色丛林,开始有了红色白色,以及海浪声。

    狄迪畏走的腿都酸了:“前面就是出口了吧?”

    梁野有种很不好的预感,果然穿过去一看——

    这不就是他刚来时候的沙滩嘛!

    梁野调头就走!

    狄迪畏很是兴奋:“哇!这沙滩颜色好特别啊!虽然粉配白感觉好娘!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颜色的海水……哎?梁野?”

    说了半天,他才发现自己是在自言自语,梁野影都没了,包括那群土拨鼠大军,也正在往后撤退。

    狄迪畏挠挠头,啥意思?

    退啥?

    不管了,好奇,玩玩海水去。

    于是狄迪畏就这么继续往前走,没想到刚走没几步,忽然一个人横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正是牧家的那名管家!

    此时的管家衣衫褴褛,头发像是泡发的海带,裤子都没了一条裤腿,看起来这几日在遗迹里过的很不好。

    管家拦住狄迪畏,面色不善:“刚刚你说,梁野?你跟梁野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狄迪畏一个大白眼翻起来: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就想往前走,他还是对异色的海水感兴趣。

    管家怎么可能放他走,一个侧步再次拦在面前:“嚣张小儿,我让你走了吗?”

    不是管家托大,实在是前几天的奔波外加遗迹里的各种不顺,整个人都疯魔了,情绪非常暴躁。

    狄迪畏可不是个吃亏的主,当场就骂起来:“你叫谁小儿呢?臭老不死的。”

    管家瞳孔缩了缩,怒了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就这么毫无悬念的打了起来!

    打的海啸涨起,砂石飞舞,各种花哨技能漫天。

    梁野在远处看着,顺便吃起了酸酸的小苹果。

    半小时过去……

    两人还在沙滩那打,粉色的海水都扑腾上来好几次,让两人的衣服都湿哒哒的。

    梁野:“啧啧啧,那可是血啊!”

    毫不知情的管家和狄迪畏打的火热,兴奋起来还舔了舔溅在脸上的海水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梁野吐了。

    两人打架的动静很大,隔得老远都能感觉到地震样的威力,更是震的沙滩到处都是飞沙走石,震的海水翻滚。

    梁野已经听到有不少脚步声在逼近,看来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动静,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狄迪畏也开始不耐烦,忽然瞳孔和眼白变黑,整个眼球都漆黑没有眼白,如一个黑洞,似乎还有旋涡在其内转着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股狂暴和极度危险的气息在他身上出现。

    甚至形成了实质,一缕缕黑色的烟从他的四肢上溢出,用难以形容的环绕姿势在空中飘着。

    狄迪畏整个人更是彻底大变,漫不经心的气质,一下子变得尤其恐怖,像是地狱来的恶鬼。

    对面的牧家管家愣住,眼底冒出了惊愕之色: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来不及让他震惊,狄迪畏已经开始放大招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巨响!

    海水刹那间退去,飞沙瞬间沉寂,所有的一切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所剩下的,只有彻底的黑。

    狄迪畏,便是那黑色的源泉,以他为中心所有的一切,光线都被吞噬,没入了无尽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最近的那名管家,更是整个人都消失不见,被黑暗吞噬的一丁点都不剩!

    梁野吓了一跳,手中的小苹果都滚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这这,这特么是什么天赋能力?

    土拨鼠们更是如临大敌,四处逃窜,跑的飞快,生怕被吞噬一般,各种找地方躲。

    似乎只是一瞬,又似乎过了很久。

    终于黑暗消散,光线渐渐浮现,蓝天白云和粉水白滩也重新出现。

    梁野脚边上的小苹果还在慢吞吞的滚着,咬了一口的地方有点泛黄。

    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,除了沙滩上少了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