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科幻小说

泰坦无人声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泰坦无人声: 第二十九章 关门切片

    天亮之后默予直扑医务室。

    “默予你慢点说,慢慢来,不用这么着急……”万凯坐在桌子后头,有点诧异,他才刚起床不久,早饭都没来得及吃,就被默予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幻觉?你产生了幻觉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默予点点头,“还有噩梦。”

    “详细地讲一讲,你所做的噩梦和你所看到的幻觉,不要漏过任何一个细节。”万凯皱了皱眉头,靠在椅子上,打开语音记录仪,让大白给默予端来一杯热水。

    服务机器人在地板上移动,从墙内取出一杯水,递到默予手中,后者握着水杯,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默予小姐,您还好么?”大白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默予开始复述自己所见的幻觉——她认为那绝对是幻觉,现实生活中绝无可能存在那样可怖的情景,但却又万分真实,不是吃了毒蘑菇之后眼冒金星如万花筒般扭曲的幻象,也不是模糊不清一觉起来什么都记不住的梦境,它们冰冷、真实、仿佛触手可及,默予到现在还能记住门缝里那些密密麻麻眨动的眼睛,想起来就头皮发麻,万凯听着听着身子慢慢前倾,双肘撑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出现过这种症状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发过烧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癫痫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服用过管制类精神药物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

    “精神病史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有精神病史还能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万凯沉吟片刻,抬起头来观察默予的表情,后者稍有些憔悴,还有些气恼,头发没有仔细梳理,多半是昨天晚上没睡好,那双往日里神气活现又锋锐逼人的漂亮眼睛茫然又疲惫,大厨很清楚,像默予这么自以为是又神经病的女人,如果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没法自己搞定,不会来求助自己。

    但她所描述的东西又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嘻嘻哈哈的笑声?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人影?

    这都哪儿跟哪儿啊?

    这个反社会人格不会是在大年初二用鬼故事拿我开涮吧?

    万凯翻看着手中的记录,大白已经把默予的口述整理成了病历,万凯从上看到下,默予多次提及某种诡异的笑声,这在精神病中是相当常见的幻听症状,有的人幻听很严重,甚至能听到有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。

    “大白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大白沉寂了几秒钟。

    “按照默予小姐的描述症状,如果在近期没有服用致幻类精神药物,那么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为迫害妄想或者抑郁,百分之六十的可能性是重度精神分裂。”大白回答,“精神分裂症病人会产生严重的感知觉障碍与思维障碍,典型临床表现之一就是妄想与幻觉。”

    万凯摊了摊手,看向默予,意思是自己的看法与大白相同,你这显然是精神分裂的症状——莫名其妙无法解释的幻听和幻觉,还老觉得自己被什么人盯着,你这要是在地球上可以直接去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了,他们会电好你的。

    精神病人的认知向来是毫无逻辑可言的,你可以把所有人都当成是蘑菇,也可以把自己当成是蘑菇。

    大白的判断向来精准,它说是,那就八九不离十了。

    默予顿时就脸黑了。

    这是她最不想听到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默予,我认为你多半是最近精神压力太大了,情绪过度紧张,脑子不太清醒,毕竟这两天谁的状态都不好,太压抑也可能会导致幻觉。”万凯说,“要不我给你一点神经营养药,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?”

    他知道默予的精神状态一直都很正常,不可能患上精神分裂症,无论是后天形成还是先天遗传,精神病患者不可能通过严格的筛查登上土卫六卡西尼站。

    万凯也想过会不会是主任的意外身亡刺激了她,但默予这种人,天性凉薄,就算地球在她眼前爆炸她可能都没什么感觉,主任的意外猝死确实是件很惊悚的事,但还不至于把什么人吓成精神病。

    “不,不对,这绝不可能是精神压力导致的,不可能。”默予摇头,她不知道怎么把那种深入心底的恐惧精准地描述给大厨听,说出来的话就像是个精神分裂症病人在胡言乱语,连大白都认为她这是精神分裂的症状,但默予知道那绝对不是精神病的幻觉,“我没有精神分裂,一定有什么其他原因,你明白么?一定有什么其他原因,卡西尼站里或许存在什么我们看不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万凯歪着头,瞄着默予,抿着嘴沉默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默予忽然一惊。

    她注意到万凯的眼神变了,变得无情且锐利起来,那是医生观察病患的目光,如果说之前大厨还带点同事之间玩笑戏谑的意思,那么他现在就认真起来了,他开始以一位大夫的专业角度认真地打量自己,考虑自己是不是真个精神病患者。

    “默予,你知道相当一部分重度精神病患者的特征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默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偏执。”大厨说,“他们往往都极度偏执,认为自己脑子没有病,众人皆醉我独醒,和你刚刚的表现一模一样,我见过一个精神病患者,他坚定地认为自己是爱新觉罗努尔哈赤,大清还没亡,每天去吃饭都像是上早朝,见到每一个医生和护士都会说一句爱卿平身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没有精神病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万凯安抚她,他用手指点了点太阳穴,“但产生幻觉必然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,你不会平白无故出现幻觉,你的大脑可能受到了某种影响,或者发生了某种病变……要不这样,我们来做个检查,对你的大脑神经系统进行一次扫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做?”默予问。

    “切片。”万凯指了指桌上的笔筒,笔筒里倒插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,他冷冷一笑,“把你的脑子一片一片地切开,切成几百上千万份,就能知道哪里出问题了,大白把门关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