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都市言情

我什么都懂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我什么都懂: 第49章 众皆感动

    周六的晚上,《钱塘晚报》的“随笔散文”栏目办公室,传出了一阵抽泣的声音。

    加上总编邵东在内,一共12个编辑,哭的大部分都是女编辑,但年轻的两个男编辑也哭了。

    邵东和张鑫德这样的三四十岁的编辑,因为见多识广,又经历了许多的岁月,所以他们没有哭。

    但哪怕是邵东,都是眼眶红红的。

    从下午六点钟过来,把《七号房的礼物》的文稿20万字拿给他们之后,他们就一直坐在椅子上,连水都没有喝一口,完全沉浸在了故事之中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表现,沈欢表示非常能理解。

    《七号房的礼物》写好之后,水家的一家三口是第一批的读者,结果他们看得是哭得一塌糊涂,比这群编辑哭得伤心多了。

    连最喜欢沈欢的夏荷,都忍不住说沈欢太狠心了,更别说水千雨,差点没有暴打沈欢一顿。

    “楚老师,你太过分了……”一位年轻的女编辑,也是和水家人一样,一边抽泣一边说道:“你怎么可以如此残忍?这个故事不该这样的!为什么不能给他们父女一个好的结局呢?哪怕是父亲关押到二十年之后,等女儿来救他都好啊!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另一个男编辑就反驳道,“楚老师这么安排,才是最好的!这才让《七号房的礼物》得到了最大的升华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样才能深刻的揭露社会的矛盾,才能让人们足够的反思。”张鑫德揉了揉眼睛,然后苦笑着对沈欢道:“楚老师,我还是那句话。你这么年轻,怎么可以写出这么有深刻意义,直接抓住人心的故事呢?”

    “老天赏饭吃。”沈欢只能是笑着这么解释。

    “只是楚老师……”邵东此时缓缓的开口道:“这么好的故事,为什么不在国内出版,反而要到舍近求远的去太极国出版?还得要先翻译一遍,多麻烦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知道最近《情书》的新闻吧?”沈欢问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!网上都炒成了一片了。”一个二十多岁的眼镜男编辑道,“不过我支持你,楚老师!因为我是韩冬儿的铁粉!!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有不知道的地方。”沈欢轻咳了一声,“重新自我介绍一下,在下沈欢,就是《情书》的男主角。”

    “啊!?”

    邵东等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然后面面相窥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一个女编辑就拍案而起,“好!朱梅导演够魄力!楚老师出演男主角,才能迷倒一群小女生!哪个电影学院的学生比得过你了?除非是把苏墨变小20岁,才能和你比!”

    对于这张脸的魅力,沈欢自己没有怀疑过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女编辑的夸奖,他就笑纳了,“所以,这部戏和我已经捆绑得很深了。出于一些现在还不能说的原因,《七号房的礼物》必须第一个出现在太极国,而不是国内。”

    沈欢都这样讲了,邵东等人就不好再开口相劝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已经见识到了《七号房的礼物》的魅力,邵东也就直接答应了下来,“联系太极国的出版社翻译并出版一部小说,对我们集团来说不是大事儿。正好我有一个师兄是在驻太极国的星华社记者,我可以先问问他,看能找到什么渠道不。不行的话,再从公司的角度去找出版社。”

    邵东是中传毕业的,像是他这样的高材生,到处都有师兄师姐,找个工作简直不要太简单。

    同时他的人脉网,也肯定比一般人要宽广得多。

    “谢谢邵总编!”沈欢颌首道,“希望他们能以最快的速度翻译出版。我对出版的数量和稿酬都没有任何的要求,但是除了出版的利益之外,其余的我一个都不会让。”

    “是电影吧?”张鑫德马上醒悟了过来。

    上次沈欢刊登《一碗阳春面》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相比起《一碗阳春面》,《七号房的礼物》更适合改编成电影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能改编成电影。”沈欢正色的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那么一天,我一定会为楚老师贡献至少三张电影票。”一位三十来岁的女编辑认真的伸出了三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刚才她就是哭得最伤心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沈欢也是做足了样子,“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故事!”

    “别光谢谢啊。”张鑫德道,“楚老师,你说要现在太极国出版,咱们也就不说了。但《七号房的礼物》的报纸刊登,我们《钱塘晚报》当仁不让,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沈欢沉吟着道,“大概在10月份吧,10月份就能刊登了。”

    《七号房的礼物》是为釜山国际电影节准备的,必须要在电影节上面才揭晓这个谜底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肯定不能让国内的人知道,不然就没有神秘感了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邵东一拍巴掌,感叹道:“这个故事出来,不知道楚老师你又要收获多少的粉丝啊!”

    “那些小妹子,一定是迷死你了!”一位男编辑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仅仅是年轻的小妹子,我们这种中年女人,也是一样的。”年龄最大的一位女编辑接着话道:“有了儿女的人,就更是能感受到故事里面,父女之间的感情……楚老师,你这是把我们的心捏了又捏,让我们痛了又痛啊!”

    不愧是有文化的人,形容一部小说都能形容得这么有味道。

    沈欢此时都不好意思说,等你们看到电影的时候,才知道现在的哭根本不是哭。

    什么叫做嚎啕大哭,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《七号房的礼物》还不仅仅可以做电影。”邵东接话道,“你们有没有觉得,如果是一出话剧的话,也同样很有感染力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一位编辑直接就赞同道:“我也是这么说的!话剧的感情饱满,更加能让人们感同身受。《七号房的礼物》并没有什么特效,全靠故事来吸引人。如果是让观众们能在现场欣赏到话剧艺术家们的表演,那肯定比电影给的刺激还要强烈一些!”

    “我怕是不敢看了。”最开始说话的那位女编辑,很是幽怨的道:“光是看文字,我就哭得不行了!电影恐怕都要人陪着才能去,哪里敢看话剧?”

    几个人在这边讨论,倒是给沈欢打开了新的一扇大门。

    对啊!

    前世的“开心麻花”的电影,基本上就是他们的话剧改编而成的,而且效果都很好,通常都是话剧火爆之后又带动电影火爆。

    《七号房的礼物》完全也可以这么做嘛!

    先来个全国100个城市的话剧巡演,然后再做电影!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“聪慧又善解人意的伟大系统,发现一个可以更加让弱鸡宿主声名远播的机会!特发布任务!”

    “在一年之内,宿主需要将抄袭而来的《七号房的礼物》搬上表演的舞台,面对观众们开始演出!”

    “只要达到相关的人气要求,那么系统将会给出神秘奖励,绝对会让文抄公宿主满意!”

    沈欢听到这个任务,第一反应就是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好爷,我说你够了啊!

    你口口声声提醒我什么抄袭、文抄公,我就不要脸啦?

    这个世界没有这些作品,我凭本事记起来的,辛辛苦苦写出来的,怎么就不算我的作品啦?

    出来说清楚!

    出来!!